中国和印度已成政策市 煤炭出口商应警惕  发布日期:2017/5/19

 
当煤炭出口商们看到亚洲主要进口国的需求不错,煤炭价格似乎稳定在使他们有可观利润的水平时,他们对未来的前景或许感觉更踏实了。 这种重新出现的乐观情绪在本周印尼度假胜地巴厘岛举行的亚洲国际煤炭大会(CoaltransAsia)上显而易见。与会代表大多都在讨论新的资本支出计划,以及提高现有煤矿产量等话题。 但最近几年在煤炭行业几乎总要保持几分警惕--煤炭出口矿商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情况是,在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全球最大煤炭进口国,目前市场的主要推动力是政策决定,而不是供需基本面。 这使得海运煤炭市场的长期前景难以预料,因此也很难制定规划,给澳洲、印尼和南非等主要煤炭出口国的煤矿企业摆出了一个棘手的两难局面。 例如,矿业公司聘请的研究咨询机构,根据当前的趋势和未来可能的能源需求,给出的中印煤炭需求假设看起来不错。 但他们的假设很快会因中国和印度政府难以预测的政治调整而变得毫无意义。 中国去年煤炭进口跳增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这是利好海运煤炭出口商的一个政策调整。 中国政府要求国内煤矿将每年的工作日天数由330日减少至仅270日,这导致供应减少,提振了国内煤炭价格,导致出现需求驱动的进口骤增。中国2016年煤炭进口跳增25.2%至2.555亿吨。 煤炭价格也上扬,指标纽卡斯尔港指数自2016年1月到11月11日当周的每吨109.69美元的最高水准共跳涨了132%,不过该指数随后跌至每吨72.42美元。 海关数据显示,中国今年前四个月的煤炭进口继续强劲增长,较2016年同期增幅高达33.2%。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煤炭进口、生产和消费国。 这为供应海运市场的煤炭企业描绘了一幅非常乐观的图景,不仅澳洲和印尼等主要煤炭出口国,像俄罗斯和美国等出口煤炭较少的国家也在关注中国市场。 但政策风险再度抬头。据国家电台报导,中国政府将抑制对低品级煤炭的进口,这是旨在实现供需再平衡计划的一部分。 尽管新规尚未出台,但任何基于能源价值或是含硫量等指标限制煤炭进口的行动,都可能给矿商带来冲击。 印尼是低品级煤炭的主要供应国,这些煤炭通常被中国公用事业公司用来与具有更高能源含量但同时也有更多污染物的燃料混杂在一起。举例而言,澳洲煤炭往往有较高的热值,但同时也含有更多的硫和灰分。 这两个国家约占到去年中国煤炭总进口量的43%,其中仅来自澳洲的进口规模就为排名第三的蒙古国的近三倍。 中国还放松了国内矿商的限制,4月煤炭产出较上年同期增加9.9%,为连续第二个月增加。 根据官方统计数据,今年1-4月中国煤炭产量同比增2.5%,达到11亿吨。 中国当局也已在29个省级区域暂缓核准煤电项目,当局指出是因煤电产能过剩,并警告可能还有更多省份纳入暂缓名单。 中国政府不惜改变规定及监管措施,以配合不时变动的政策目标,在这种政治意志下,要预测中国煤炭进口量,与全凭猜测相去不远。 **印度以零进口为目标** 印度为海运煤炭的第二大进口国,但要预估印度进口量的发展趋势,也变得愈来愈困难。 2015年时印度短暂成为全球最大煤炭进口国,但去年中国重回宝座,尽管近来一些政策决定可能压低中国的煤炭进口,目前趋势看来中国将会继续稳坐龙头之位。 这主要是由于印度政府的政策是希望完全消除煤炭进口,只使用国产煤炭。 就像印度的许多政策目标,这是一个不太可能达成的雄心壮志,特别是考虑到印度面临焦煤不足问题,而对于印度希望扶植扩张的钢铁业来说,焦煤又是一项重要原料。 但光是有零进口目标的存在,印度就不大可能成为成长型市场。 由汤森路透整理的船舶追踪和港口数据显示,印度2016年海运进口煤炭较上年下降6.1%,至1.94亿吨。 今年海运进口料将再度下滑,今年头四个月海运进口量5,940万吨,折合成年率为1.78亿吨。 如果亚洲动力煤价格继续下滑,印度进口是有可能回升,但这可能只是短期状况。长期来看,国有企业CoalIndia将继续提高国内产量。 对煤炭出口商而言,重点是,长期来看他们在亚洲的两大市场目前本身都存在不确定性及风险。 虽说亚洲其他煤炭进口国有不少利好消息,比如马来西亚和菲律宾,但这些比较小的进口国能否弥补中国和印度进口下降的风险,这仍是个问题。 来源:路透社
 
 
全球机械网 版权所有 © 2003-2017
高级会员申请热线: 0571-81992781  电子邮件:mail@qqma.com
本站网址:qqma.com(全球机械网)全球机械网.com
[在线咨询服务] MSN:welcomeqqma@hotmail.com     QQ:1905118(全球机械网客服)
浙ICP备11004401号